寫意小說 > 言情 > 影帝的前妻 > 章節目錄 番外(外3)
    自從沈律出事之后姜美怡和沈薇就沒有在沈家再出現過。不過聽劉嫂說起在簡莜住院的時候姜美怡是來找過沈老爺子的。

    沈律是她唯一的兒子也是她唯一的依靠如果說姜美怡對沈律的期盼一直是帶著勢利的私心那最后她在沈老爺子面前的請求大概是她最為母親難得仁慈的一面。

    然而這件事情并沒有就這樣結束,在警察的深入調查之后,發現了很多的破綻。首先撞死沈洪的那家人確實沒有購買過任何保險,而那一筆錢,也不是所謂的保險金根據十多年的銀行流水警察發現當年給這戶人家打錢的賬號是個空戶。

    其次,姜美怡也承認她曾經收過一筆錢而在警察的查問之下姜美怡交出了當時打那筆錢過來的銀行賬戶。兩廂對比竟然是從同一個賬戶打出來的。

    雖然還沒有找到那個賬戶的戶主但警察完全可以確定,蓄謀撞死沈洪的人應該和想要收買他的是同一個人。

    而想要收買他的,顯而易見是十年前五洲地產的人。

    警察以蓄意謀殺的罪名向當年對姜美怡行賄的五洲地產法人代表提出了刑事訴訟。案情還在查實中,但這一消息已經嚴重影響了五地產的運營,股票暴跌、資金凍結,原本在手的項目只能擱淺,五洲地產岌岌可危,作為他母公司的風影也處在了風口浪尖。

    簡莜是很少關注這些商界要聞的,如果不是因為沈梟這周有個專訪,她大概不會打開這個網頁的。相比風影的危機,沈氏看上去則蒸蒸日上很多。

    星途順利完成對橙子影業的收購案,沈梟成了年輕的懂事長,并兼任沈氏集團總經理的身份。麗都二期□□的計劃提上日程,國內最權威的商業雜志對他做了一個專訪。

    專訪的開始都是以沈氏的發展為主要內容,只有在最后的時候,談論到了一些私事,比如問沈梟將來會不會再拍攝電影,亦或者沈氏會不會對沈律提起訴訟。

    對于拍電影的事情,沈梟明確自己不會再進入娛樂圈,而對于沈律的案情……雖然沈氏高層的商討結果并不一致,但沈梟和沈老爺還是達成了共識,沈氏撤銷對沈律的控訴,由法院對沈律提起公訴。而沈律身上的罪名也從原本的商業泄密和綁架兩個罪名,變成僅僅綁架一個罪名。

    如果簡莜可以出具刑事諒解書的話,沈律就不會在牢房里住很長時間。

    ……

    沈律開庭的那一天,除了在大馬的沈靜華,沈家三口人都去了法院。簡莜還是事后第一次看見姜美怡和沈薇,姜美怡一下子瘦了好多,看見小腹微挺的簡莜,愣了片刻,然后紅著眼眶道:“莜莜,謝謝你的諒解書。”

    簡莜沖她點了點頭,大概是因為那一本日記的原因,她對姜美怡和沈薇的看法,也不像從前那么極端了。縱然她們有著人性最自私的一面,但好在,并沒有鑄成什么大錯。

    即便是沈律……她該慶幸的,另一個自己終究看穿了他的本性。

    雖然有遺憾,有痛苦,但并不至于無法回頭。

    因為證據確鑿,法院很快就有了宣判,沈律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這已經是綁架罪最輕的量刑。

    被送往監獄的那一天,沈律提出想見一見簡莜。

    那時候的簡莜已經有四五個月的身孕了,她小腹微凸,穿著寬松的大衣、臉上未施粉黛。

    大概是因為懷孕的原因,簡莜的臉頰上長出星星點點的淺色斑點,她就坐在沈律的對面,那人盯著她看了良久,緩緩開口道:“我也想給你幸福,我盡力了,但是我做不到。”

    簡莜抬起頭看著沈律,被剃了光頭的他看上去干凈利落,但眼神中的情緒卻讓簡莜分辨不明。

    簡莜緩緩的低下頭,手指撫過無名指上的戒指,慢慢開口:“你已經做到了,在水底,你松開我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會得到幸福。”

    簡莜說完,從凳子上站了起來,她轉身走到門口,回過頭來又看了一眼沈律道:“沈律哥,放下心中的仇恨,我們等你出來。”

    ……

    兩個月之后,馬來西亞某海島。

    陽光照耀著金色的沙灘,深藍色的遮陽傘底下,簡莜側身睡在躺椅上。要不是在國內做好了全面的體檢,醫生告訴沈梟這階段出行不會有大問題,簡莜可能就要錯過沈靜華的這次婚禮了。

    時隔二十五年,宇文政在當初和沈靜華偶遇的地方,舉行盛大的婚禮。他將整個島嶼包了下來,而這幾天正在做最后的婚禮預備。

    尊貴的拿督在單身了十幾年之后,要續娶拿汀,這成了當地一個不小的新聞。

    白色的海浪打著沙灘,簡莜看見在沙灘上抱著帆船迎風而上的男孩子,笑著在海浪中玩耍。要不是因為幾個月前的意外,簡莜也許永遠都不會有被宇文政認回的這一天。緣分當真是一個奇妙的東西,它能讓本來屬于一家的人越走越近,而不屬于一家的人最終走向歧路。

    “姐!等小侄兒出來了,我一定要教他沖浪。”宇文皓抱著帆船來到簡莜身邊,年輕的身體恢復的很快,已經活力四射。

    簡莜輕撫了一下肚皮,慢慢道:“嗯,也許是個小侄女呢?那怎么辦?”

    “那就讓她當我的小迷妹!嘿嘿~我們風暴組合紅遍全球。”

    “爸爸又讓你唱歌了嗎?”簡莜有些奇怪,還記得當初宇文政接他回大馬的時候,經紀人jeson曾說過,也許阿皓永遠都沒有機會再唱歌了。

    “爸比說,他已經有你了,還有小外孫,我就是死在外面,他也不管了!”宇文皓一臉失落,眼神中卻還帶著幾分閃爍的光芒,根本就是樂在心頭。

    “你呀,還想玩幾年?”簡莜玩味的問他。

    宇文皓眉宇緊促,一本正經道:“爸比說:玩到二十五,和你姐夫一樣大的時候,也該懂事了……”

    這時候沈梟正好過來,聽見宇文皓提到自己,問他道:“臭小子,你又說我壞話了?”

    宇文皓趕緊抱著帆船逃開,留下他們兩人在太陽傘下。

    夕陽一點點的落下,當最后半圈鮮紅的太陽沉下海面,海灘上飛過一群沙鷗。

    夜色漸濃,海風吹亂了簡莜的長發,沈梟抱著她從躺椅上站起來,看見悠長的海岸線上,忽然亮起一串閃耀的煙花。

    整個海島被焰火所包圍,最明亮的煙花沖向夜空,撒下繁花無數。

    海島的另一邊,宇文皓單膝跪地將手中的戒指帶到沈靜華的手上,完成了一場遲到了四分之一世紀的求婚。

    ……

    “爸比,我想跟舅舅學吉他!”

    “不行。”

    “爸比,我想跟太爺爺學養花!”

    “不行。”

    “爸比,我想跟奶奶學打麻將!”

    “不行。”

    “爸比,那我到底可以干什么?”

    “嗯……你可以給爸比捶捶肩,那樣爸比就讓媽咪給你添個小妹妹!”

    “沈梟……讓你再教壞孩子!”
3d组选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