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婚不由己:情迷顧先生 > 章節目錄 第493章(走向幸福(大結局)
    眾人聞言都面面相覷起來,項寧這才將來龍去脈說出來。原來,在得知顧席城沒有死,卻不肯回來之后,她便找了戴維和她演了這場戲。

    眾人這才意識到,原來他們被耍了。

    但是這樣的耍弄,為什么他們都完全不生氣。反而覺的,十分的高興呢?

    ……

    晚上,一家人歡聚之后,眾人終于離開了。項寧洗了澡,抱著小西西先躺在了床上,低著頭給小西西蓋被子。

    她剛洗了頭,長發隨意的挽了一下,搭在腦后。此刻,她低下頭,正好露出了一截奶白色的粉頸,顧席城只看了一眼便別開了頭。

    想到自己的臉,他一時間只剩下了沉默。

    項寧將小西西的被子蓋好之后,才回頭看著顧席城。

    “你去洗澡吧。”

    顧席城搖了搖頭,“我還是住到隔壁去吧,你們快點睡吧。”

    “阿城!”項寧忙起身,從身后將他抱住。“看見了小西西之后,你還是不肯留下來嗎?”

    顧席城苦笑,“我留下對于你來說,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會是一場噩夢。青城的人,都會笑你,有一個毀容的丈夫。”

    “我不在乎!”項寧將腦袋緊緊的靠在顧席城的后背上。“我只知道,你是我的老公,我孩子的父親。我心里的依靠,阿城,你不要在離開我了。”

    項寧說完,長臂從背后緩緩的滑向前,再然后,她整個人也跟著轉了過來。

    燈光下,她仰頭看著顧席城戴著口罩的臉。這一下午,他怎么都不肯揭下口罩。

    項寧看了他一會兒,伸出手慢慢的搭上了他口罩的綁帶。

    “別……”

    “阿城,不要怕。”項寧慢慢的說道。“我們是最親近的人,讓我看。”

    顧席城沒有再動,項寧又慢慢的動作,將口罩解了下來。入目便是一道半指長的疤痕,雖然顏色因為時間久了已經稍淡了一點,但是還是在顧席城原本英俊的臉頰上留下了瑕疵。

    這樣大的傷口,當時一定很疼吧?項寧眼眶一熱下一秒,顧席城已經抬手擋住了。

    “是不是很難看?”

    項寧搖了搖頭,“不,在我心里,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說罷,她踮起腳吻上了那道疤痕。

    軟軟的觸感,帶著溫熱的氣息,將那處顧席城最深惡痛絕的疤痕慢慢的融化了。

    顧席城反手抱住項寧,將她揉進了他的懷中。

    夜深沉,寬闊的大床,漸漸的平靜下來。

    項寧靠在顧席城的肩膀上,手指有一搭沒一搭的在顧席城的胸膛上逞兇。“阿城,跟我回青城吧!”

    顧席城皺了皺眉,沒有說話。

    項寧見狀,也不再出聲。而是伸手摟住了顧席城的脖子,“阿城,我困了,我們睡吧。”

    顧席城跟著她的動作,也躺了下去。夜漸漸的變的安靜了下來,只是暗夜中的兩個人,摟著彼此,卻都怎么也睡不著。

    翌日,項寧醒來的時候,顧席城已經不見了。

    想起昨晚的一切,就如同從前每個夜晚的夢境。夢里一切都好,可是醒來之后,卻只剩下她一個人。

    項寧驚慌失措的下床,顧不上穿鞋,沖著門口跑了出去。

    院子里,沈芳菲帶著小西西在和院子里的一只博美玩飛盤。而在她們不遠處,顧席城正坐在一邊的椅子上,出神的看著一切。

    他還是和昨天一樣戴著口罩,沉默寡言的。

    陽光從他的背后照射下去,卻照不到他的心里。項寧突然心頭仿佛被一根細細的牛毛扎了一下,刺刺的疼。

    她那個意氣風發的阿城,怎么可以變成這樣樣子呢?

    沒有讓顧席城發現自己,項寧重新回了房間。不多時,她撥通了她大學的一個老師的電話。

    ……

    三天后,一家人終于回國了。顧席城沒有再拒絕,但是回去了之后,他明顯變得更加不喜歡出門了。

    項寧也不再逼他,不僅如此,她還將公司的事情都全權托付給了盛南。

    剩下的時間,她就在家里陪著顧席城,以及每天窩在她自己的小工作室里。

    沒有人知道,她在干什么。但是,每天晚上,趁著顧席城睡著的時候,她就會偷偷的將自己研制出來的藥物,悄悄的擦在顧席城的臉上。

    而每一次擦完之后,假裝睡著的顧席城總是會睜開眼睛在她熟睡的額頭上留下一吻。

    兩個月后,項寧再一次發現自己懷孕了。

    這一次,她的孕吐來的很瘋狂,一開始就一發不可收拾。但是即便如此,她還是每天要去工作室里面鼓搗。

    顧席城有時候看她吐的太厲害了,就在外面等著她。看她很難受了,就敲門叫她出來。

    又過了七個月之后,項寧生下了一個皺巴巴的男孩子。

    還是和之前想好的一樣,男孩子叫做顧項南。抱著顧項南的時候,項寧看著等在外面的顧席城和小向暖,突然整顆心都安定了下來。

    這是當年的夢境,如今全部都實現了。

    項南的一周歲的時候,顧家終于對外辦了一次盛大的宴會。

    在此之前,顧席城生還回到青城的消息一直都在外界流傳,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看見顧席城的樣子。

    所以,這一次顧家對外舉行宴會,幾乎整個青城的人都來了。

    蘇青峰這幾年來,慢慢的也低調了下來。項寧因為顧席城回來之后,對他的埋怨也漸漸消散了。這兩年,他又可以偶爾在顧家出現,看一看他的外孫女和小外孫。

    看見他來了,眾人紛紛上前來旁敲側擊,打聽顧席城的事情。蘇青峰全都但笑不語,保持神秘感。

    而在蘇青峰的旁邊,已經從國外回來開始接管蘇氏的蘇轍,正對著周嫻,兩人相視而笑。

    宴會正式開始,先是項寧一身米白色的禮服牽著公主裙的小女兒顧向暖走了進來。母女倆顏值都很高,一進門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轉而,眾人的目光又看向了母女倆的身后。比起母女,眾人更加期待的是顧席城會不會出現。畢竟,關于他的傳說,青城已經沸沸揚揚了。

    有人說他毀了容,有人說他瘸了腿。還有人說,他已經完全成為了一個廢人。

    正想著,門口的位置,突然有人驚呼了一聲,眾人的目光全部都看了過去。

    只見,陽光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手里抱著一個同樣打扮的男孩子,緩緩的走了進來。

    男人走起路來,帶著疾風。再一看男人的臉,刀刻般的五官深邃又幽深,小麥色的健康肌膚在陽光下散發著光澤。

    那不是失蹤多年的顧席城,還會有誰?

    是誰說的殘疾,是誰說的毀容?現在看來,顧席城不僅一點事都沒有,比之從前更是多了沉穩和成熟男人的魅力。

    雷鳴般的掌聲響起,顧席城的目光在房間里環視了一圈,最終落在了臺中央的妻子和女兒身上。

    沒有猶豫,他從容的邁開步子,朝著她們走過去。

    如同,走向陽光。

    未來歲月漫長,但是他們一家四口人在一起,不管哪里都是天堂。

    (全文完)
3d组选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