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家 > 章節目錄 第五百一十九第章大結局
    第五百一十九章大結局

    眾人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而此刻的紀雅兒也微微錯愕了一下,目光從左邊陣營的人落到了右邊陣營的人,來回打量。

    在經歷了這樣一個混戰之后,誰都沒料到,竟然是她的話提點了大家。

    “沒錯,只要鑒定報告放在你面前,你就沒話說了吧?”南老爺憤憤開口。

    老夫人也立刻揮手做了一個鑒定。

    “好,那我們說做就做,小寶,我也要讓你看清楚,這個人并不是你所謂的曾外公!你跟他們喬家,一點關系都沒有!”

    醫院里。

    走廊上的長椅擠滿了一眾家屬,等待的間隙,紀雅兒輕輕撥弄著自己的指甲,調侃的眼神望著喬茂學。

    “喬老爺子,您也算是德高望重的人了,怎么在這種時候還連點基本的道理都摸不清楚?小寶是從小就養在南家的,一直以來都被保護得很好,這點您肯定知道。”她對此胸有成竹。

    喬茂學不出聲,靜靜地坐著,望著鑒定室的方向。

    可是一旁的喬遷有些坐不住了。她知道這件事情都是自己的不對,也是由自己的錯誤而引起的。

    說白了,當初她要是沒借走小寶,或者和南家的人事先打個招呼,事情的一切也不會鬧都如今的地步。

    她走過去,深吸一口氣,微微低頭和兩位南家長輩道歉。

    “對不起,阿姨,叔叔,這件事是我做得不對,請你們不要怪罪我外公,也……”

    “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老夫人冷冷哼了一聲,“你以為你的居心我沒有看破嗎,這么三兩句話的道歉還有什么用?等鑒定報告出來,我要讓喬老爺子啞口無言。”

    “以及從此和我們南家保持一定距離。”紀雅兒補充了一句。

    喬遷握在兩手的拳頭無聲攥緊,但對上兩位長輩臉上一片冷漠的冰霜,以及紀雅兒臉上幸災樂禍的表情,最終還是松開來,什么都沒有說。

    南弘站在一旁,半張臉靠在墻壁上晦暗莫辨。

    他低聲和一旁的白彬風交代了幾句,白彬風點點頭,正要轉身交代下去辦,大門卻在這個時候推出,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站在走廊上。

    他一出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唰唰落在了他的身上。

    紀雅兒的唇邊露出了無聲的笑容,知道一切就快要結束了。

    接著,就看見醫生禮貌地微微鞠躬,顯然是知道這兩家人的重量不淺。

    “南老爺,老夫人,實在是恭喜啊!”他的聲音里透著真誠的恭喜,“小少爺的鑒定報告出來了……”

    看到他臉上那洋溢著的笑意,南老爺有了不好的預感。

    “什么?什么恭喜?”他一把搶過鑒定報告書。

    上面總共三兩頁,白紙黑字分明。

    “根據孟德爾遺傳定律,孩子的全部遺傳基因分別來源于其親生父母雙方……”

    “……親權概率(RCP)為999999……喬遷小姐的基因型符合作為南星樂直系親屬的遺傳基因條件……經計算,累積親權指數(CPI值)為……”

    老夫人的臉色變了。

    湊過去看了一眼的紀雅兒,更是后退了好幾步,臉色發白。

    喬老爺的手都開始抖了。

    他抬頭,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著醫生。

    “這是……什么意思?你告訴我?”

    對方絲毫沒察覺出來南老爺的異樣,笑了笑,還微微鞠躬:“當然是恭喜南老爺跟老夫人了啊!小少爺和南弘先生與喬小姐的基因都匹配,已經確認無疑了!”

    紀雅兒一開腔,聲音也是變了:“你的意思是……南星樂是……是喬遷的孩子?”

    “正是。”對方溫和謙卑,看了一眼此刻已經錯愕住了的兩位當事人,“南弘少爺,喬小姐,這個孩子正是你們的共同結晶啊。”

    喬遷手一抖,手里的東西沒拿出,倏得掉在了地上。

    南弘的眼中也滿是錯愕。

    他的視線落在小團子的身上,又一點點,像是有些艱難地落在了喬遷的身上。

    放眼望過去,除了喬茂學一臉早已了然般的迷之鎮定,與依偎在喬茂學身邊的小團子不覺得有任何了不起之外,其余的人通通是滿臉的震驚。

    喬雨凡震驚了,紀雅兒震驚了,喬家的兩位長輩震驚了。

    而更震驚的,是兩位當事人。

    兩人認識這么久,卻還是第一次發現,他們之間竟然還有一個共同親生的孩子……

    這種感受太過復雜,甚至無法用三言兩語表達清。

    南弘忽然在這個時候轉身,自顧自去了走廊的盡頭。

    白彬風也不明所以跟上去,也不說話,一路靜靜跟在南弘的身側,直到停留在盡頭的一扇窗戶上。

    外面不知為什么時候已是夜幕降臨。

    陰天籠罩了一層薄薄的白霧,覆蓋在了玻璃窗的表面。

    南弘停頓片刻,用手朝外撐開這扇窗戶。

    窗戶有了一葉縫隙,透進了滋滋的涼風,瞬間席卷了這三寸的地方。

    南弘的黑色大衣翻飛如燈下驚惶的飛蛾,面龐一半隱在走廊半暖的燈光之下。

    白彬風也是沒從剛才的事情中回過神來,想說什么,正要開口,卻無聲憋了回去。

    這么重復了兩三次,看南弘還是不說話,他憋不住了。

    “老大,這小少爺……真的是你跟喬小姐的孩子啊?你倆這么沉得住氣,還一來一回打了大半年的牌,比誰劍走偏鋒?”

    說著,白彬風又是抓抓腦袋。

    “可你究竟是什么時候……不對,現在小少爺已經五歲了,那五年前……”白彬風回憶了半晌,像是終于回憶起了點什么東西,恍然大悟,“啊……難道……難道是那次?”

    南弘并沒有搭腔。

    究竟是什么時候的,于他而言已經不太重要了。

    南弘摸出一根雪茄,在窗戶席進來的冷風中點上一支,看著指尖星星的火光曖昧模糊,而翻吐出來的白氣又形狀難辨。

    白彬風知道南弘已經戒了許久的煙,看他此刻這不動聲色的模樣,也是著急了。

    “老大……那你現在……是怎么個意思?”

    南弘靜靜抽完三根半,面龐隱在夜與光魅的交錯中。

    他的指尖輕輕顫抖,不知是冷,還是其他的原因。

    “我……很高興。”

    良久,他終于回過頭來。

    走廊盡頭,只聽男人輕輕吐了一口氣,抬頭望天。

    “對于這個結果……我真的很高興。”

    這個突如其來的轉折,大概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這一家子的人在走廊門口一直停留到半夜,也不爭吵,只是各自沉默,思考著這件事。

    起先南老爺的態度還是激烈的,揮舞著鑒定報告,一定表示肯定是醫院這邊的人給弄錯了。

    在醫生反復證明了這邊工作的嚴謹性和“絕對不會出錯”之后,南家長輩也慢慢平息了下來。

    一眾人都經歷了非常難熬的夜晚。

    紀雅兒走得很快,腳步無聲地就溜開了。

    在外面的夜風中她狼狽上車,進車之后裹緊自己的圍巾,深深吐了一口氣。

    原本以為是一招好棋,足夠扳倒自己的競爭對手,可沒想到最終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反而給別人做了嫁衣。

    面對這樣的一個活生生的孩子,她的所有爭風吃醋都顯得小家子氣。

    別人是一家人,而她是什么?

    “看來這一次……我是真的沒有翻盤的可能性了。”

    面對窗外的霓虹,她垂下了不甘心的眼眸。

    “喂?Kitty,幫我訂一張機票吧。”

    她在電話里跟自己的助理交代。

    “之前父親不是讓我去那邊幫他么?告訴他,我明天就動身。”她靠在玻璃窗上,語氣失望,“因為我已經沒有任何留在這里的必要了。”

    南家兩位長輩離開的時候,喬茂學還坐在長椅上,正滿臉和煦笑意地跟小團子互動。

    小團子用白板,他也用白板,兩人彼此畫畫,然后比誰能先猜出來。

    喬遷始終站在一旁,似乎是愣住了。

    她看著小團子,總覺得這一切的發生就恍如一個夢境。

    這個是她自己的孩子?為什么恍如隔世?

    老夫人起身的時候沉默無言,正要帶著小團子離開,南老爺制止了她,語氣中也是一片疲憊。

    “算了,以后就都是親家了,讓他們多多相處吧。”

    老夫人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要說點什么,但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兩位長輩無聲離去,坐上了車,消失在了夜幕中。

    從南弘的角度,能從窗戶的邊緣看到他們的吉普越來越遠,似是到了地平線的邊緣,化身成了夜幕中一個蒼茫渺小的點。

    他轉身,抖落煙蒂。

    “走吧。”

    “走?”白彬風二丈摸不著頭腦,“走去哪兒啊?咱們現在去哪兒?”

    南弘已經大步流星,走在前頭了。

    “去拜訪未來岳父的父親。”

    白彬風:“……”

    ……

    第二天,消息就傳遍了大街小巷。

    “聽說昨天的婚禮被臨時擱置之后,紀雅兒小姐當晚就訂機票離開了?這是因為賭氣,還是這樁婚禮確實被取消了?中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街頭發小報紙的人往她懷里扔了一疊娛樂報紙。

    “小姐,走過路過,看一看啊!”

    喬遷接過,但也沒顧得上細看,匆匆就往前面走。

    她一大清早就找到了周哲,周哲對于她的到來顯然也有些意外。

    在她說明來意之后,面前的男人頓了一頓。

    他似乎很難啟齒。

    “你只要告訴我,當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孩子呢,當初那個孩子……我以為已經在車禍的意外之中喪生了。”

    周哲最終松了口。

    “當年……孩子其實沒有死。”

    她一愣:“你知道?”

    “對不起,我無意隱瞞你這么多年。”

    他知道,喬遷會因為這件事找他肯定是得到了什么線索,事已至此,他干脆也全都吐露。

    “當初喬雪雪為了能增加你的痛苦,買通醫生告訴你孩子已經成了一團血水,可實際上……她隨手丟在街頭了。”

    周哲閉上眼,痛苦而內疚。

    “剛開始我也打聽過,有人說被有錢人家收養了,也有人說流落到孤兒院了,后來就再沒了下落,”他捂住臉,輕嘆一口氣,“我知道你想要找到他,但是已過去了那么多年,恐怕……”

    “不用,”喬遷搶過了他的話,“孩子已經找到了,而且,陰差陽錯地一直都在我身邊。”

    “什么?”周哲震驚地抬頭。

    但對方已經站起來離開了,背影決絕,似是對他當年所做所為的無聲譴責。

    她一出街角,看到陽光還是有點恍惚,隨手攤開了手里的報紙。

    然后,就看見了一條她難以忽視的頭條。

    “南家公布了新婚約?新娘卻是另有其人?”

    “昨日與紀雅兒的婚禮剛剛取消,今日就公布了新婚戀情,這短短一天究竟發生了什么?”

    滿大街的人都在紛紛猜測其中的內幕,可喬遷卻差點要氣炸了。

    她匆匆趕到他的辦公室,推門而入的時候卻撞到了紛紛落下的彩花,劈頭蓋臉,她愣住了。

    白彬風抱著彩花桶一臉得逞的笑意,小團子站在不遠處,怯生生伸出了要抱抱的雙手。斐珍挽著程鋒,笑得別有深意。

    “你們……你們這是干什么?”

    她被這陣仗嚇到了,后退一步問。

    斐珍使了一個眼色:“我們都是過來恭喜你的呀!”

    透過這些人,她看到了坐在最后面的轉椅上的南弘。

    他隱在辦公桌之后,倒是不看她,只是看著落地窗外的高樓林立。

    可唇邊的那一抹笑意,卻暴露了他此刻心情還不錯。

    她沖過去,一把把報紙拍在他桌子上。

    “我什么時候說過要嫁給你了?”

    南弘的眼神一掠,把面前的手機推了過去。

    “外公已經答應我們的婚事了。”

    “那是我外公,你叫得那么親干什么?”

    南弘笑,努了一下下巴,示意:“手機響了。”

    與此同時,鈴聲響起。

    喬遷那氣勢洶洶的窩里橫的模樣,幾乎是閃電般就收斂。

    一秒后,她哈腰點頭,堆砌出了滿臉的笑。

    “是是是,外公您說得對,我一定會慎重考慮的……”

    “嗯嗯,好的……沒問題……嗯嗯……”

    “您照顧身體要緊……好的好的……嗯嗯……”

    ……

    看著喬遷在里面手忙腳亂的樣子,斐珍了然地微微一笑,挽著程鋒出去了。

    出去的時候,順便給白彬風來了一個眼神。

    白彬風心領神會:沒錯,要給老大跟嫂子單獨相處的時間呀!

    他屁顛屁顛跟著出來。

    走到外面,就看見斐珍抬頭望著湛藍無比的天,輕輕嘆口氣:“天氣真好。”

    “嗯。”

    “磕磕碰碰,最終走到一起,這樣的結局真是圓滿。”

    程鋒側頭微笑:“我們的結局也很圓滿。”

    說著,他就跪了下來,迎上斐珍詫異的目光,打開了一個盒子。

    后面的白彬風如同身重內傷,捂著胸口大驚失色,后退好幾步。

    他一轉頭,隔著門縫看到后面的辦公室里。

    原本爭吵的兩人不知什么時候握手言和了,此刻正在大秀恩愛。

    往前一看,前面的粉色氛圍也進入了巔峰,閃亮亮的鉆戒如同一枚殺傷性武器,直戳單身狗的內心。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我不看我不看我不看……!”

    他捂住自己的腦袋,慌不擇路,逃離災難區。

    ……

    (全文終)
3d组选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