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玄幻 > 梟妃傾天:妖帝,已就擒! > 章節目錄 第489章 這下打臉了!本座便是君!!【2更】
    人群在這個時候,也爆發出了一聲聲驚呼。

    “快看,快看!”

    “一定是我看錯了,四大兇獸怎么可能……”

    “這是何方天驕!”

    最近一個月才來到九重天階進行最后沖刺的天驕們,并不知道君慕淺的身份。

    他們就看著紫衣女子提溜著兩個小奶娃,神情淡然,什么也不做,就那樣直直地朝著傳說中的四大兇獸走去。

    而原本兇神惡煞,應該見人就吃的四大兇獸,在這一刻卻齊齊地沉寂了。

    它們雖然還挺直著身軀站在那里,但卻沒有動。

    不,動了。

    觀察細微的天驕們發現,這四頭兇獸似乎發出了極輕的顫抖,仿佛在懼怕著什么一樣。

    發現這一幕之后,這些天驕們都愣住了。

    這可是四大兇獸啊!

    連龍鳳麒麟的初代子嗣都不怕的四大兇獸,這一刻,它們在怕誰

    九重天階處可以傳畫面出來,但聲音卻是不行,而這時——

    “哇哇哇!”幽熒忽然叫了起來,“大姐姐,你把我和哥哥換個地兒,混沌這玩意兒太臭了,你知不知道,它都不會排泄,你難道沒聞見一股很臭的氣味嗎”

    君慕淺被這句話嗆得一個趔趄,微微不可思議:“你的鼻子是狗吧”

    “不換!”燭照的臉一黑,抗議了,“我也不喜歡混沌,它都沒五官,不好看。”

    兩個小奶娃都開始掙扎起來,蹭來蹭去。

    “很好。”君慕淺卻抓著他們不放松,聲音輕飄飄道,“你們一個把鼻子給我捂上,一個把眼睛給我閉上。”

    聞言,幽熒慘叫一聲:“大姐姐,你慘無人道,你這么對待小孩子,你是要被抓起來的。”

    燭照鄙視:“蠢。”

    君慕淺:“……”

    她發現她都養娃這么久了,這兩位圣神怎么一點個兒都不漲呢

    就算力量被封印了,怎么腦子也跟著退化了

    養娃真辛苦。

    “吼——!”

    許是幽熒燭照這么嚎叫了一下,身上的氣息弱了幾分,先前還在顫抖的四大兇獸,突然齊齊發出了一聲吼叫。

    而燭照,剛好對上了饕餮的血盆大口,他能清楚地看見里面參差不齊的尖牙。

    “嘔……”燭照差點把剛才偷吃的蟠桃吐出來,他猛地掙脫了君慕淺的掌控,然后邁著小短腿,就給了饕餮一個飛毛腿。

    饕餮被踹到了鼻子,力度并不大,卻發出了“嗷嗚”一聲叫。

    “讓你丑!”燭照抬起了小胖拳,又是一揮,“讓你惡心本神!”

    饕餮又“嗷嗚”了一聲,它旁邊的混沌和窮奇都瑟瑟發抖著。

    “哇哦。”幽熒的脖子還被君慕淺的手吊著,她小手拍了起來,“哥哥好厲害,打他們!”

    外面已經懵逼到不知方向的眾天驕:“……”

    什么鬼

    雪宜君握緊了手指,指甲都將皮膚掐出了血。

    一面怒不可遏,一面又已經開始幻想自己和少君會生出天賦如何逆天的孩子來了。

    換了她,絕對不會比慕淺差!

    “變態!老大變態啊!”天煥目瞪口呆,“我居然連老大身邊的小娃娃都比不過。”

    就在一眾人都驚掉了下巴的時候,就看到那四只兇獸齊齊地退向了兩邊。

    除了饕餮被燭照給打的,不……更多的是嚇趴下了以后,其他三只兇獸也好不到哪兒去。

    “大姐姐,它們好蠢哦。”幽熒什么都沒干,就在一旁歡呼了,“不像我以前見到的四兇。”

    “嗯”君慕淺的雙眸瞇了瞇,“你意思是,它們也跟你們兄妹倆一樣,被封印了”

    “那可不一樣。”幽熒挺了挺小胸脯,驕傲了,“我和哥哥是自我封印,它們這明顯是被馴化了,專門在這里等著。”

    “馴化……”君慕淺的眼神一震,“馴化四大兇獸”

    她的腦海里,突然就浮現出了先前在冰雪銀原內的那道身影來。

    莫名的,她感覺到了一股熟悉。

    天穹境,恐怕不只是選拔天驕那么簡單。

    “走吧。”君慕淺眸光微斂,也不再多想了,她回過頭去,朝著敖冰頷首,“算我們走運。”

    敖冰算是一個很好的合作者,否則,她一個人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抵達這里。

    敖冰抿著唇,顯然也被先前的那一幕給震住了,他緩緩吐出一口氣,才邁開不起向前走去。

    一開口,嗓子是啞的:“欠你了。”

    “隨你便。”君慕淺并不在意,她在徹底離開四大兇獸所站的位置時,才將燭照幽熒給放回了混元鈴之中。

    最后一步了!

    君慕淺看著前方那虛幻的金光,沒有絲毫的猶豫,就踏了進去。

    “嗡——!”

    剎那間,君慕淺就感受到一股十分龐大的靈力從天而降,直接沖入了她的頭部,繼而擴散到全身。

    丹田在這一刻是前所未有的活躍,大力吞吐著洶涌而來的靈力。

    短短一瞬,就已經運行了數百個周天。

    君慕淺的全身都被金光所籠罩住了,沐浴在這光芒之下,她的肌膚上都出現了道道金絲。

    靜止了幾日的修為,又開始暴動起來了,經脈中的瓶頸,在這一刻根本不足以阻擋。

    而敖冰雖然也走了進來,但很明顯,他這一邊的金光要弱上不少。

    這一幕也影拓到了外界,眾天驕們看著這一幕,皆是艷羨不已。

    九千九百九十九層的靈力灌頂,才是九重天階真正的靈力灌頂!

    六千層都已經足夠一個高級靈皇突破到靈帝,這九千九百九十九層又該是如何

    “……”

    眾人屏息,凝神望去。

    不遠處看著這一幕的雪宜君,眼神更加憤恨了,這一切的一切都該是她的才對!

    若非慕淺,她也不會被迫離開九重天階,直到現在才回來。

    不過,她在那個墮落種的幫助下已經是靈帝了,慕淺就算接受了靈力灌頂,也絕對不會比她強!

    雪純也有些嫉妒:“這個人類怎么這么走運,明明我的運氣要更好才對。”

    足足等了三個時辰之久,那金光才終于漸漸消散了。

    就聽得“嘭”的一聲響,九重天階外的畫面在瞬間破碎,取而代之的是兩道身影。

    “老大!”

    “小淺!”

    在看到紫衣女子后,一眾人都蜂擁了上去,驚喜萬分。

    “老大,你感覺怎么樣”天煥最是激動,“是不是已經靈帝了”

    君慕淺感受了一下身體的變化,微微點頭:“還行。”

    這靈力灌頂,果然名副其實,此來天驕盛會,絕對不虧。

    另一邊,敖越也緊忙感到了敖冰身邊:“大哥,如何”

    敖冰沒答,側頭看了一眼紫衣女子,才淡淡道:“走運了。”

    先前確實是他在出力,可是最后這一關才是最難的。

    敖越有些驚詫,沒料到天性驕傲的敖冰會說出這樣的話:“大哥,你……”

    “最后的天驕盛會要開始了。”敖冰冷冷打斷,“快些準備吧。”

    合作完了之后,便是敵人了。

    對于敖冽,他依舊不會手軟。

    “明白,大哥。”敖越點了點頭,“你攀登九重天階的這一段時間,我已經聚集了族內的全部精英,地底矮人他們也同意加入我們,一定可以贏的。”

    敖冰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而天煥此刻也終于按捺不住了:“老大,你代號是什么來著快說說,為最后一戰做準備啊。”

    以前,他和宮暮云一樣,都是獨來獨往,所以注定在最后一戰歷經過后,無法擠進前十。

    但這一次不同了,他們也有這么多人,還怕其他種族

    “我的代號”君慕淺也倒是不知曉天驕盛會還有這一出,她算了算時間,是只剩一個月了。

    這一年來,她突破了整整一個大段。

    靈帝,她終于有和慕家抗衡的資本了。

    “老大,你一定在我前面是不是”天煥撓了撓頭,“可是我沒找到你啊。”

    “我先看看。”君慕淺打開黑色玉簡,開始查看實時排名。

    走完了九重天階,再加上突破了不少階級,她的天驕值又是一個暴漲,還牢牢地穩定在第一的位置。

    而在她之后,就是敖冰。

    敖冰之后,是一個代號——白雪。

    君慕淺一眼,就看出了這就是雪宜君的代號。

    她挑了挑眉,看來,雪宜君還是有點本事,在心魔的影響下,還能爬到這么高。

    不過,也是時候到此為止了。

    “是在你前面。”君慕淺點了點頭,“喏,就是這個。”

    天煥湊過來一看,頓時震驚了:“老大,這個神秘的君是你啊!”

    “慕姑娘是君”敖冽也聽到了,他探頭一看,瞳孔就是一縮。

    “君!”

    這個字符,點燃了在場所有天驕的神經,都不由地把目光投了過來。

    因為在這七個多月來,所有人都在猜,一直牢牢地位于榜一的君到底是誰,但是這個君太過神秘,什么傳音都不接,一直活在暗處。

    君,竟然就是慕淺

    好像這么一說,也只有慕淺能夠對上。

    “君你居然說你是君”鳳弦的耳朵一直豎著,她也挺清楚了,“你說謊話也不過過腦子!”

    天煥正激動著,聽到這一聲,頓時大怒:“野雞,你找死!老大為什么不能是君”

    “哈哈哈哈,笑話!她當然不可能是了,因為我知道君是誰!”鳳弦笑得張狂,更多的是舒爽,“慕淺,你冒充人家天穹榜第一的君,還有臉站在這里”

    君慕淺這才注意到這只野雞,她挑了挑眉:“冒充”

    “早就看透你了!”鳳弦哼笑道,“你什么東西都要搶雪姐姐的,呸,你真不要臉!”

    君慕淺這下明白了,她似笑非笑:“哦——你是說,雪宜君是君”

    “當然!”鳳弦神情厭惡,“雪姐姐本來就自帶君字,你和君有關系嗎”

    “她的確是君。”敖越膽戰心驚地看了敖冰一眼,還是沒忍住開口了,“我們都知道的。”

    若不然,最初他們也不會選擇和雪宜君進行合作。

    只不過沒想到,這所謂的榜一實力竟然那么差,為了一個男人,連命都不要了,還是個要離間人家夫妻的下流之人。

    “有意思。”君慕淺雙眸微瞇,“雪宜君還整了這么一出。”

    到底是誰喜歡搶東西,顛倒黑白

    “去你大爺!”天煥是個暴脾氣,“老大就是君,怎么著了”

    他親眼看見的,黑色玉簡還能作假

    君慕淺微微一笑:“我的確是君。”

    沒想到,她不過是去趟九重天階,就有人冒充她。

    “你還敢說你是君”聽到這句話,鳳弦勃然大怒,“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說著,她就拿出了她的黑色玉簡,冷笑一聲:“我現在就給君傳音,到時候你這個冒牌貨定當顏面無存!”

    君慕淺神色不動,眼神冷寂,她拋著屬于她的黑色玉簡,就看著鳳弦接下來的舉動。

    “慕淺,你的臉馬上就要丟盡了!”鳳弦撂出最后一句話,就得意洋洋地接通了傳音。

    然后,所有天驕們都清晰地聽到,鳳弦咬牙切齒、憤憤不平的聲音從紫衣女子手中的黑色玉簡中傳了出來。

    “君,你知不知道,這里有一個賤女人在假扮你,她……”

    鳳弦猛地愣住了,臉色一瞬間煞白。

    “哦——”君慕淺這時候舉起了黑色玉簡,緩緩開口,“關你屁事。”

    “……”
3d组选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