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魚小姐的初戀日記 > 章節目錄 番31 一個人的嫉妒能心能這么扭曲
    群里最先討論的話題是大家的近況。看書閣 www..co 免費連載小說閱讀網狂沙文學網畢業快兩個多月了,大部分同學都找到了工作,互相交流工作心得,伴隨著吐槽。

    班長跟呂嘉昕一樣是上海人。他忽然提議“上海這邊的同學明天有空嗎?一起出來吃個飯吧,我請客。”

    班里有不少本地人,一聽說班長請客就欣然答應。也有一些同學表示不滿,說這哪里是班級聚會,根本就是“同城交友”,我們這些外地同學就沒口福了。

    班長“如果不怕遠的話,歡迎前來參加聚會。”

    有同學問“機票報銷嗎?”

    班長回“你想得美!”

    班長人很好,大學四年對班里的同學都很照顧,一般有什么事找他,只要他能幫得上忙二話不說就幫你。

    雖然大家都在開玩笑,他還是將聚會的事放在了心上,說“以后等大家都空閑了,如果愿意聚一聚,我就組織全班聚會。”

    這話得到大家的一致認可,男生女生紛紛附和,表示一定會去參加班級聚會。

    但眼下,還是先商量這次的聚會吧。

    班長問了有哪些人愿意來,他統計好名單,方便提前訂包廂。

    明天正好是周六,聚會又定在晚上,再加上不用自己掏錢,本地的同學能來的基本都說會去。

    許悠悠忽然問“呂嘉昕不來嗎?我記得她也是上海人。”

    隨后,有人在群里艾特了呂嘉昕。

    大家都沒有再發消息,靜靜等待她的出現。

    過了好久,呂嘉昕都沒出來說句話。

    有男同學猜測“這么晚了,有可能已經睡了吧。”

    許悠悠“開什么玩笑,現在才十一點多,當代年輕人有這么早睡的嗎?不會是不好意思來吧?”

    群里全體成員“……”

    通過文字不好判斷一個人說話的表,但這句話實在太過于劍拔弩張。有男生不明所以,發了一句詢問“為什么不好意思?”

    呂嘉昕大方活潑,在班里受歡迎的,好像也沒有傳出過不好的事,為什么不好意思參加聚會。

    不止一個人有這樣的疑問,那位同學問出來后,其他不明真相的同學也都表示疑惑。

    呂嘉昕這么久沒在群里出聲,許悠悠膽子大了起來“還能因為什么,怕被我們八卦她和沈學神的事唄。他們早就已經分手了,她卻假裝什么事都沒發生,讓人以為他們還在一起。”

    一時間大家都沉默了。

    許悠悠話里話外傳遞出的意思都是呂嘉昕虛偽,霸占著沈學神女朋友的份,讓他們不知說什么好。

    呂嘉昕和沈郗談戀在學校里不是秘密,甚至鬧得轟轟烈烈,貼吧到現在還有關于他們的帖子,蓋樓都有好幾百層了。畢竟沈郗是山巔上令人仰望的存在,那么多女生都喜歡他,追在他后,他卻跟呂嘉昕在一起了。

    還有一些不甘心的女生,在貼吧里開帖子問沈郗呂嘉昕什么時候能分手,每天在帖子下面簽到打卡,只有一句話今天沈郗和呂嘉昕還沒分手。

    后來,沈郗出國留學,呂嘉昕也沒有再跟別的男生談戀,他們都不清楚他們到底是分手了,還是異地戀。

    這個問題在貼吧里至今是未解之謎。

    現在聽許悠悠這么一說,難道他們真的分手了?

    轉念一想,他們就算分手也沒什么好驚訝的。兩人不是普通的異地戀,而是異國戀,關鍵是這兩人的格天差地別,冰與火的碰撞,遲早是要分手的。

    不過,許悠悠是怎么知道的?她的語氣未免也太肯定。

    “你怎么知道?”有人問出了大家共同的疑惑。

    “畢業那段時間,聽學妹說沈學長回學校了,有人悄悄跟著他,發現他只是在學校里逛了一圈就走了,根本沒去找呂嘉昕。當時她就在學校,沈學長來學校卻沒找她,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群里再次陷入沉默。

    這么看來,兩人確實分手了。不然沈郗千里迢迢從國外回來,來學校不可能不找他的女朋友。

    呂嘉昕看著他們的討論,因為工作取得好成績帶來的喜悅頓時dàng然無存,此刻的表冷得好像深得沈郗真傳。

    許悠悠還真是不放過任何一個打壓她的機會。

    兩人在班里針鋒相對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可以說是積怨已深。

    許悠悠也是真夠可笑的,以為隔著屏幕就能肆無忌憚地嘲諷她,料定她沒辦法找她算賬是吧。

    她和許悠悠的恩怨要從跟沈郗交往后開始說起。

    許悠悠是班里的英語課代表。英語老師規定,期末總成績包括平時分和考試分數,兩者三七分。也就是說,平時分有三十分,期末考試的卷面分數滿分是七十分。要想最終取得優秀的成績,平時的分數必不可少。

    平時分主要包括考勤的分數,上課回答問題的分數,背誦英語課文的分數,還有聽寫單詞的分數等等。

    而負責統計同學們的平時分的就是課代表許悠悠。

    期末考試前兩個星期,呂嘉昕想知道她平時分有多少,以此來推算自己期末考試要考多少分才能達到及格線。反正她也不想評優拿獎學金,對分數的要求不高,能及格不需要補考就行。

    正好是課間休息,她跑到許悠悠的位置。她人沒在,桌面上放著統計本。因為上課隨時要給各位同學計分,許悠悠便隨帶著統計本。

    呂嘉昕翻到自己的名字,發現分數出奇的低,才二十幾分,乘以百分之三十,等于只有六分多。

    怎么可能?

    她英語很好,上課沒開小差的況下總會舉手回答問題,怎么才這么點兒分。

    恰在這時,許悠悠從外面進來,看見呂嘉昕拿著熟悉的本子,臉色微妙地變了。三步并作兩步沖過去,一把從她手中奪走統計本,像是生怕被她發現什么“你干什么?!”

    “看看分數也不行?”呂嘉昕皺眉,“你這分數統計得不對吧。課堂回答一次問題計兩分,我回答問題的次數不止十次,哪怕按十次算,也有二十分了。我還聽寫了幾次單詞,還有背課文的分數。少說也有四十幾分,怎么可能才二十幾分?你確定沒有算錯?”

    她微仰著下巴,氣勢bi人。許悠悠心虛,結結巴巴道“你……你逃了好幾次課。考勤也算分你不會不知道吧?”

    呂嘉昕一愣。

    聽她這么說,她下意識以為真的是自己的問題。考勤就是通常說的點名,一次未到扣五分。

    自從跟沈郗談戀,為了陪他,她確實逃過好幾次課,其中就有英語課。

    但她想了想,覺得不對,根據室友的報,她逃的那幾次課老師都沒有點名。不點名的況下分數是不會扣的。

    不應該存在她說的扣分況啊。

    呂嘉昕“統計本再給我看看,我對比一下其他同學的分數就知道了。”

    說完,她伸出一只手攤開在許悠悠面前。

    她更心虛了,抱緊了本子不肯給她。

    平時同學們想要知道自己的分數都會過來找她查看,她也不會扭捏,但今天她的行為實在太奇怪了。

    呂嘉昕脾氣火爆,見她推三阻四,怒火直沖腦門,伸手就從她手中奪過本子。許悠悠根本不是她的對手,手一松,本子和手里一直握著的手機一同掉在地上。

    “你有毛病啊,看個分數都不讓……”

    呂嘉昕一邊吐槽她,一邊彎腰撿起地上的本子。

    手機屏幕卻剛好在這時候亮起來,許悠悠心頭一顫,連忙彎腰去撿,然而一只手比她更快撿起了手機。

    許悠悠渾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后背驚出了冷汗。

    好半晌,她才聽到呂嘉昕冷笑道“所以英語課代表是故意的,以權謀私,扣掉我的分數?”

    她的手機屏幕,赫然是偷拍的沈郗的側臉照。

    小心翼翼隱藏的秘密,終于還是被發現了。

    許悠悠被人當場戳穿了心思,只覺得羞窘死,兩頰通紅滾燙,仿佛置于油鍋之上,不敢直視她的眼睛。

    好在上課鈴響了,打亂了兩人之間僵持的氣氛。

    呂嘉昕不屑于把這種事鬧到老師面前,把她的手機摔在桌上,低聲說了一句“你給我等著!”

    后來,這件事就私了了。

    許悠悠給她加了分,她罵了她幾句“卑鄙小人就會背后搞小動作”,“喜歡就大方爭取,這么做只會讓人瞧不起”。

    事已經發生了,一筆勾銷沒那么容易。經此一事,呂嘉昕就和她不對付,幾乎鬧到了全班同學都知道她們不合的地步。

    只是他們不知道她們倆為什么不合。

    現在許悠悠好不容易逮住一個可以嘲笑呂嘉昕的機會,怎么會放過,恨不得將她踩進泥里。

    就算沒人附和她,她也在群里蹦得非常起勁。

    “據我所知,沈學長根本就不喜歡她,還不是因為她纏得太緊了,他不勝其煩才答應下來。所以才會一出國就提了分手,搞不好沈學長一早就想好了要跟她分手。”

    “外國語學院的那個系花不也說過,沈學長出國都沒告訴呂嘉昕。”

    “正常男女朋友,出國這樣的大事能不告訴嗎?就是沒放在心上,才一點都不在乎她的感受。”

    “呂嘉昕的家境不錯,怎么說也算一大小姐,得太卑微了。有句話怎么說來著,tiǎn狗tiǎn到最后一無所有,還真是應驗了。”

    喻橙這個修仙黨大概是剛看到群里的消息,好脾氣如她也忍不住了“長見識了,一個人的嫉妒心能這么扭曲。”

    群里其他人都沒有吭聲,都在默默窺屏,許悠悠正對著手機洋洋得意,卻不料被人突然打斷“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非要讓我明說嗎?”

    許悠悠愣住了,想到喻橙和呂嘉昕關系好,呂嘉昕知道她暗戀沈郗的事,說不定告訴了喻橙,萬一鬧得班里人皆知……

    想到那種后果,許悠悠抿抿唇,沒有再發什么內容。

    群里這場討論到此結束。

    看著前面的消息,呂嘉昕怒不可遏,緊咬的唇瓣微微顫抖。

    如果是以前的她看到這些消息,早就跳出來罵許悠悠不要臉。可,那些話字字句句戳到了她心里最軟的地方。

    無異于將結痂的傷疤撕扯開來,能看到鮮血淋漓的傷口。

    許悠悠的話在腦中無數遍循環。

    “正常男女朋友,出國這樣的大事能不告訴嗎?就是沒放在心上,才一點都不在乎她的感受……”

    走出公司,頭頂的陽光刺得她眼睛生疼。

    這段時間她太累了,沈郗也很忙,兩人有時候只有早上和晚上問候一聲,其余的時間都在忙各自的事。

    也許,她該好好放松一次,徹底把這個傷疤剔除掉。

    呂嘉昕對著太陽長長舒口氣,從包里拿出手機,訂了去本的機票。她沒有回家,直接攔了輛車去機場。

    以前就想去本玩,一直沒抽出時間。

    正好她可以休假幾天,趁此機會去最合適。

    ( = )
3d组选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