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其他 > 億萬萌寶:總裁夫人又跑了 > 章節目錄 第308章 對著他摘下了面具
    對于艾塞里亞,自己曾經的導師,哪怕到最后,許清芷都抱有著基本的尊敬。

    可現在,她竟然……一時間,許清芷覺得自己的掌心更燙了。

    在這片僵持之中,李夫人再次成為了最先回過神來的人。

    她再一次將許清芷護到了身后“艾塞里亞,你到底想干什么?”說實話,就連她都沒想到,許清芷竟然會動手。

    只是,一想到是因為艾塞里亞想強行摘掉她的面具,就又是情理之中了。

    艾塞里亞沒有吭聲,他臉上的巴掌印鮮紅,那刺眼的印記襯得肌膚更加雪白。

    紅白分明,也像是白紙上的一道惹眼刮痕。

    可是,他如同感受不到疼痛一樣,面無表情,只有一雙蔚藍色的眸子死死地盯著許清芷。

    那眼神,讓女人的脊背不由自主繃了一下。

    “你早就知道了,對不對……”終于,艾塞里亞出聲。

    而李夫人的眼神更加奇怪了“你說什么?”“‘希望’上的刺繡,我看到的第一眼,就認出來了。

    ”艾塞里亞的薄唇蠕動,而他吐出的每一個字眼,都讓許清芷心驚膽戰。

    “那個刺繡,是凡爾賽之章吧?”語畢。

    似有寒風掃過了許清芷的脊梁。

    在做那個刺繡的時候,她就想過,自己曾經的導師、這個見識過凡爾賽之章制作的男人,會不會認出來。

    只是一個晚上的時間,使用普通的刺繡技術根本不可能完成。

    唯有凡爾賽之章,她有多年的經驗,再加上這段時間來李夫人對她的訓練,能夠讓她還能看到一絲希望。

    要緊關頭,她只能孤注一擲。

    然而,她失敗了。

    他還是看出來了。

    許清芷的貝齒咬住了下唇。

    當年,艾塞里亞身為她的老師,同時也是李清酒的前男友,自然見識過她們搗鼓出來的凡爾賽之章。

    甚至當初她對老師還帶著憧憬之心時,為了表現自己的優異,還在他的面前親手刺繡過。

    或許,一般人可能認不出來。

    但是艾塞里亞,絕對不是一般人。

    “艾塞里亞,你發什么瘋?”李夫人的眼底一緊,接著冷聲道,“那可是凡爾賽之章,是獨家技藝。

    我的小徒弟不過是個入門幾個月的新手,怎么可能知道那種東西?”“事到如今,你還想隱瞞我嗎?”艾塞里亞的目光更加灼熱,“你們瞞不了我的!”李夫人蹙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還請離開這里……”而艾塞里亞直接無視了她。

    他死死地盯著許清芷的方向,額頭上似出現了青紫色的青筋紋路。

    連帶著一貫清朗的嗓音,都沙啞了“告訴我。

    ”他說。

    “你到底是誰?”艾塞里亞的話音落下。

    每一個字眼,似乎敲落在了許清芷的心尖上。

    讓她的心臟,都跟著為之顫抖。

    “艾塞里亞,你在胡鬧什么?就算你是sua的嘉賓,這里也不是

    你胡鬧的地方!”斯特·李怒罵出聲,只是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聽見身后傳來了屬于女人的輕聲。

    “夠了,李老師。

    ”許清芷竟然開口了。

    面具后的那雙琥珀眸似乎有些空洞,她的眼睫毛顫了顫,接著嘴角露出了一抹讓人看不懂的笑容“你先出去一下吧。

    ”“我有話和艾塞里亞先生說。

    ”“阿止,你……”李夫人欲言又止,只是看著女人的雙眸,她最終咽下了話語,嘆了口氣,“我知道了。

    ”她向門走去,臨走前,猶豫地吐出了一句“你不要沖動。

    ”沖動嗎?許清芷苦笑更甚。

    李夫人離開了,偌大的臥室只留下男女兩人。

    這一次,艾塞里亞沒有沖上前,只是站在原地靜靜地看著她。

    他貪婪而又銳利的目光似乎能穿透一切,看破所有虛假。

    只是,在這個男人的眼里,許清芷還是捕捉到了那抹不明顯的猶豫和質疑。

    “艾塞里亞先生,說實話,你能認出凡爾賽之章,我并不意外。

    ”許清芷終于出聲了,“你是不是很好奇,我為什么會知道那個技法?”艾塞里亞的眼神一凜“你到底是誰?”“我是誰?”許清芷笑了。

    “其實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嗎?”她邁開了步伐,那是優雅的貓步,每一步都落在了柔軟的羊毛地毯上,輕盈而又靈動。

    “只是你一直不敢相信而已。

    ”“因為這張面具,我成為了你的繆斯,成為了你所謂的最愛的女人。

    也是你親口告訴我,你對我的喜愛,沒有任何利益,那是最純粹的喜歡。

    ”“說實話,當我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我差點就信了,畢竟沒有女人能夠拒絕這么浪漫的說辭。

    ”女人的聲音輕柔,也讓艾塞里亞的眸色軟了幾分“你……”只是下一刻,女人的話鋒一轉。

    “但是,很可惜,艾塞里亞先生,我無法相信你。

    ”“因為,這個世界上,或許了解你的人不多。

    但是如果一定要算,我一定是其中之一。

    ”“我太明白你了,明白你所謂的喜歡不過是出于利益的基礎,不過是你對天才的渴望。

    也太清楚,你這個男人,根本沒有任何感情。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真正地觸動你,其中,也包括我。

    ”隨著女人的話音,艾塞里亞的瞳孔一點一點地緊縮。

    他只覺得,眼前女人的身形逐漸清晰出來。

    若是以前像是隔著一層朦朦朧朧的霧,那么現在,這層霧風吹云散,那身影和記憶中熟悉的影子緩緩重疊。

    最終,徹底疊為一體。

    女人繼續開口了。

    “知道我為什么那么清楚嗎?”她的紅唇,徐徐勾起。

    “因為,在之前,我經歷了你的嘲諷,被你親口判定為垃圾。

    ”“我早就見識過了你的殘忍,也體驗過了你的無情。

    ”女人的手緩緩抬起,她纖細白

    皙的手指落在了銀白色的面具之上。

    肌膚如同白玉,面具則在燈光下折射出光。

    臉上的面具松動了一下,繼而脫落,掉落到了地上。

    艾塞里亞的思緒驀然放空,周圍似是失去了聲音和色彩,唯有那個女人依舊鮮艷動人。

    還有耳邊徘徊的,屬于她的聲音。

    “現在,你明白了嗎?”“艾塞里亞先生……或者說,我曾經的老師。

    ”

    (本章完)
3d组选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