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其他 > 我在魔教賣甜餅 > 章節目錄 1666、番外二
    姚華時隔很久再去文淵閣, 女官是換了不少人, 不過還是有這位領頭的女官。

    說明這人的年紀距二十五還有一點。

    大約才二十出頭?

    那和自己是差不多年紀。

    姚華這般想著,倒是沒需要人催, 提早就出了文淵閣。

    兩人倒是偶爾還會碰面,不過再沒有講過話了。

    君子之交淡如水都沒有這么淡的。

    這女官就這么規規矩矩的,在他面前混了個眼熟。

    接著姚華就迎來了第二回翰林院考核, 官位又朝上晉了一步。

    按著這個趨勢,他四十出頭就能坐上丞相位。

    姚華收了一堆人的祝賀,隨后還是按部就班過著自己的日常生活。

    照舊每年取出一筆錢,作為不成婚的稅。

    這樣來算,他還是羨慕女官的, 女官就不用交這筆錢,因為她們是沒法成婚,而不是自己不想成婚。

    他悠哉在文淵閣看書, 這回又一次看到了傍晚。

    女官們又來了。

    領頭的卻不是那位女官了。

    姚華慢吞吞將書收了回去,就聽見旁邊有人和女官搭話:“咦,這回領頭的怎么換了人?”

    “姐姐到了歲數,要出宮了。”這回領頭的女官這般回答,看來兩人是很親的。

    宮女出宮也是統一一個時候的。

    二十五歲女官, 軍籍。

    算是個好人家。

    他慢悠悠晃了出去,心里頭頗為感慨,也不知道那樣規矩的人,會尋一個怎么樣的人家?

    該是也會選擇一個較為門當戶對的好人家,隨后相夫教子, 今后指不定還會成為各個世家搶著要的教養女先生,專門按照宮里的規矩來教女子坐立行走各種儀態。

    姚華也就是嘆了兩聲,覺得今后恐怕是再也見不到這個女子了。

    然后不過數月。

    姚華就收到了拜帖。

    拜帖上就一句話。

    “大人,您該成親了。”

    姚華:“……”

    仿佛看到了太上皇重現。

    姚華捂住臉,頗有點牙疼:“說我不在。”

    下仆咳嗽一聲:“不是太上皇,是個女子。”

    姚華回想了下可能會催婚的女子,只想到了蕭立寧:“婉姐姐?她自己才成婚沒兩年,為什么要來找我麻煩?”

    下仆小聲:“也不是蕭姑娘。”

    蕭立寧是成婚了。就在眾人以為她這輩子都沒打算成婚的時候,她轉頭就嫁給了一個北方的小將。

    那小將和洪川認識,是好兄弟,一來二去機緣巧合就和蕭立寧搭上了。

    糙漢子搭上歸搭上,每回見人臉都紅得能滴血。

    誰看著那張臉都能知道他喜歡蕭立寧了。

    蕭立寧見慣了譚毅那種面無表情說話做事的,也見慣了自家弟弟傻乎乎就想著吃喝玩樂的,又見慣了姚華這種心里頭和明鏡一樣的……

    反正就沒見過如此純情的。

    她心里頭一動,誰知道就徹底跟著跌進去了。

    沒過幾個月就歡天喜地表示要成親。

    “那是誰?”姚華想不出人了。

    下仆也不認識,撓撓頭:“沒見過呀。”

    姚華心情算不上好,不太樂意地去門口看了眼。

    人已下了馬車,就在馬車邊上靜靜候著。

    規規矩矩的。

    是那位女官。

    姚華挑眉。

    他們兩個似乎并沒有熟絡到可以開這種玩笑話的程度。

    他推開了門,倚靠在門上,看向門外那女官:“拜帖沒留名字。”

    “見過大人。”女官行禮,“只是想著留名大人也不知道是誰,不如不留。”

    不留還會有點好奇,指不定就出來見人一眼了。

    有點小聰明。

    姚華看著女子:“那敢問如何稱呼?”

    那女子看向姚華:“奴家姓童,名嘉,揚州人。”

    至于怎么稱呼,還是看姚華自己。

    “童姑娘不用這般自稱,隨意一點便是。”姚華也算是給童嘉留了面子,“會喝酒么?近來剛釀了一批,味道還成。”

    童嘉點頭:“謝過大人。”

    太規矩了。

    姚華感覺自己好似在宮中似的,不是很舒坦。

    他帶頭進了屋,讓人去取了酒。

    到底人是給了拜帖的,姚華便當客人招待。

    酒也上了,瓜果也上了。

    隨后他就問她:“童姑娘上門拜訪是為了何事?”

    童嘉拿著小酒杯,側頭看向姚華:“實在失禮,我是想知道為何大人不娶妻。”

    宮女都要長得還成,女官尤其。

    不過這個長得還成,又不能長得太好,否則回頭會出事。

    宮里頭都打扮得一模一樣的,純粹個臉不同。

    現在這頭發弄得和宮里頭不一樣了,可看著還是很規矩。

    問出來的話,卻是不規矩的。

    “揚州很美。”姚華和童嘉這般說,“我去過,游船。”

    童嘉聽著。

    “崇明也很美,南京也很美,邊塞雖沒去過,不過看書里寫得也很美。”姚華繼續說著,“海外我出過一趟,所見也很有趣。”

    見識得多了,就覺得什么都很有意思。

    眼界也就高了。

    僅此而已。

    姚華朝著人笑笑:“京城也很好。”

    童嘉望向姚華:“我會是一名好妻子。”

    姚華:“……”

    姚華忽然想起了他聽說的一件事。

    他娘當初和他爹在爭論,到底是誰先愛上誰的時候。

    是他娘先說了一句想要和他爹生孩子。

    他爹振振有詞,說這就是對方愛上自己的證據。

    童嘉這一下,算不算是有異曲同工之處?

    姚華頓在那兒,半響就發出了一個:“啊……”

    童嘉臉上還是那點淡笑:“相敬如賓。”

    姚華并不喜歡相敬如賓。

    他心里頭最崇敬的人是舒淺,其次是太上皇以及他爹娘。不論他們誰,都不是相敬如賓的相處方式。

    教主和太上皇是交底的,參雜了無數的利益往來,卻只執手一人的愛情。

    他父母則是打打鬧鬧,卻也此生唯一,相互維持的狀況。

    他希望的便是能尋一人如此而已。

    他只看著那人,那人只看著他,兩人心里都敞亮的,尊敬又相愛。

    童嘉沒能等到姚華立刻的回應,倒是等來了下仆端上來的酒。小氣吧啦的只給了一小杯。

    等人下去了,姚華才拒絕:“不。”

    童嘉看向姚華:“姚大人喜歡男子么?”

    姚華看出她并沒有失禮,還是回了她的話:“不。”

    童嘉點頭:“姚大人不喜歡我。”

    姚華也沒到不喜歡童嘉的地步,只是沒到喜歡童嘉的地步。

    他看向童嘉,問她:“童姑娘喜歡我么?”

    童嘉注視著姚華,略帶加深了笑:“喜歡。”

    姚華:“……啊……”

    竟是又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童嘉又變回剛才淡笑的規矩樣:“在宮里有宮里的規矩,在外頭就沒了。我娘說我是個老姑娘了,要是尋不到自己想嫁且能嫁的人,就隨意找個人嫁了成了。”

    大多數的女子,都是這樣的。

    姚華本想說那祝她尋到想嫁的人,又想起這人想嫁的是自己,話就吞回去了。

    總不能盼著人隨意找個人嫁了,對方家里頭好就成吧。

    姚華只能說了個:“嗯。”

    喝點小酒,姚華倒是顯得不善言辭了。

    童嘉規矩喝完,規矩告辭。

    除去剛開始說的那聲喜歡,再沒有給姚華帶來任何一點的困擾。

    雁過無痕,人過有痕。

    姚華想起教主曾經說過的話:太過聰明的人,不是不會喜歡人,而是那點喜歡極為傲慢,但凡尋著點,就視死如歸,尋不著點,就高高在上。

    他也就那么想想。

    讓人收了東西,就當沒人來過。

    這回上門,恐怕是童姑娘最不規矩的一回了。

    一切照舊,做事,釀酒,偶爾浪蕩一下,和自己熟識的那些個人去玩鬧一場。

    也不知怎么,入耳關于女官的事就多了起來。

    能當到令人敬仰的女官,那都是不容易的。有的女官,即便是臣子見了,也要友善行禮。而大部分的女官也就是比宮女好些,在宮里頭病了能有個醫治。

    姚華每回聽了上了心,也就僅僅稍帶上個心而已。

    轉眼數月。

    他再次見到童姑娘,又是在自家門口。

    童嘉就坐在臺階那兒。

    下仆頗為慌亂,趕又趕不走,說又說不聽的,只能求助看向姚華。

    姚華坐到了童嘉身邊。

    “我覺得我娘說得不對。”童嘉沒看姚華,就像一只小貓一樣蜷縮在那兒,護著自己,“隨便找個人嫁了,哪有自己一個人過日子好?”

    姚華也是那么覺得的。

    “姚大人真是心善啊。”童嘉這么說了一句。

    姚華看向她,發現她的衣袖微濕,眼眶也是紅的。

    工于心計。

    還是真心喜歡呢?

    明知道一個女子三番兩次到男子門前,被人傳出去名聲不會好。

    要是工于心計,也未免太獨孤一擲了。

    真有這個心,恐怕早就是后宮里的妃子了。

    要么成,要么死。

    了不得啊。

    姚華問童嘉:“要喝酒么?”

    童嘉嘟囔了一句:“只有一杯,小氣鬼。”

    姚華微微睜大眼,忽然就笑出了聲:“今天給你燙一壺。不能貪杯。”

    他起身吩咐了一聲:“扶著童姑娘進來,我去燙酒。”

    親自燙酒,那可是少有的待遇。

    下仆疑惑看了眼童嘉。

    卻見童嘉無聲哭得更兇,一時間頗為無措:“童姑娘?”

    童嘉擦了擦眼淚:“無事,我自己能起來。你讓我緩緩。”

    語氣平和,沒有半點哭的模樣。

    下仆尷尬應聲。

    等兩人面對著喝酒了,一壺酒,姚華就喝了一杯,其它全下了童嘉的肚子。

    喝完,童嘉就告辭。

    “要來喝酒的話,可以常來。”姚華沒看人,“記得帶點有趣的東西,就帶個自己,太小氣了。”

    童嘉憋了半響:“嗯。”

    等人走了,姚華才幽幽嘆了聲氣。
3d组选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