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言情 > 許你情深深似海 > 第一卷 第13301章 血緣的紐帶
    “你是故意這么說好刺激我的?”司夜爵好笑的反問。

    “其實你自己心里比任何人都要知道,答案是,不是,我不是故意刺激你,只是想讓你明白,我喜歡你是真的,但我離開你也是真的,我當初對你好是真的,但我現在,對你沒感覺也是真的,可我從來都不會后悔,因為我是真的體會過什么是愛情,什么是失望……”沈姜閉了閉眼,她是真的愛過眼前的這個男人,但得到的是什么?

    也不過是無休無盡的傷害罷了。

    所以她現在真的學乖了……

    她再也不會給這個男人傷害自己的機會!

    “還有什么想吃的,這是菜單。”司夜爵淡然的轉移話題。

    沈姜也真是服氣,這個男人的心理承受能力,還真不是普通人的概念。

    “你不要在這里轉移話題,你這么做,根本沒用……”沈姜立即合上了菜單。

    “你看,我這么竭力的想要緩和氣氛,是你自己不肯。”司夜爵到底也是有脾氣的,但他竭力的控制住了。

    “嗯,我的確是不給你面子,讓你在服務員的面前丟臉了,可,是你自找的。”沈姜毫不留情的道。

    “你對我的態度只能這樣,再也好不了?”司夜爵煩躁的質問。

    “這是我最好的態度了,我現在跟你說話,你應該都覺得奢侈了,一般的女人,在懷孕的時候被離婚,恐怕都不會給你好臉色,雖然那個時候,我也知道,你其實也沒什么錯,因為你是真的不愛我,不愛,分開了,也沒什么。”沈姜早就看開,“其實你的想法,也是正確的,既然在一起不合適,不如早點分開,這樣還有更多的機會,畢竟外面的世界其實很精彩,也許,你會重新找到,更適合自己的人。”

    “但我找了這么久,為什么那個人還是不出現?”司夜爵按住眉心,“沈姜,我覺得你就是那個人,之前是我自己沒意識到罷了,我現在卻意識到了,所以,你就不能給我一次機會?”

    “我之前等你那么久,給你太多的機會,是你自己不肯要,是你覺得,我不是你想要的,所以我就走遠了,走的很遠很遠,把心里原本屬于你的位置全部放空,現在,你已經什么都不是了。”沈姜的口吻之中,充斥了一股子不屑。

    “還有,我已經吃飽了……”擦了擦嘴角之后,沈姜便立即起身站直,“司夜爵,今天謝謝你的款待……”

    “你不覺得這些飯菜,很特殊么,就是你曾經為我做過的。”司夜爵倏然道,“我好像都還記得,只是那個時候沒去珍惜罷了。”

    “抱歉,我卻不記得了,是么,我曾經給你做過這些菜?嗯,不過看樣子,的確是像家常菜,只是食材更加精致了,其實我味道還不錯,只是,我不是很喜歡,因為人的口味是會變的,之前喜歡,可是現在偏偏就是不喜歡了,我也沒辦法。”沈姜擦肩,便從司夜爵的眼前經過。

    當司夜爵伸手想要抓住的時候,卻什么都沒抓到,只有一團縹緲的空氣罷了。

    ……

    “你不要喝了。”韓安心沒想到,司夜爵也會為了沈姜來買醉。

    “不要管我。”司夜爵煩躁的放下酒杯,“我現在覺得,心里有點空空的,很不舒服,如果不喝酒,我恐怕會失眠,你知道睡不著的滋味么,我知道,真的很痛苦,可白天,我卻還是要扮演一個心智成熟的成年人,所以我就會覺得,我真的好累啊……”

    “全世界也不是只有你一個人這么累的。”韓安心解釋道,“如果你真的累了,就試著給自己放個假吧,讓自己不要這么累。”

    “我還能怎么辦?”司夜爵按住眉心,“她現在說,我已經什么都不是了。”

    “既然人家放棄你,不如,你也忘記她吧,反正你們也離婚了,都有全新的生活,你哪怕再努力,人家也不會多看你一眼,女人有的時候,就是這么現實,不管你再有錢,再優秀,她也都不會看到你了。”韓安心似乎能夠理解沈姜的心情。

    當一個女人徹底死心的時候,就不要指望著,她還能回心轉意。

    因為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就不會再有機會。

    否則這個世界上也就不存在這么多的遺憾!

    “你的意思是,我和她錯過了?”司夜爵不可置信的問。

    “也許吧。”韓安心無奈的點頭,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司夜爵如此的頹廢,可笑的是,不是為了她,而是為了沈姜。

    一個他自己曾經都不屑的女人!

    “你覺得這個女人有什么好的?”韓安心倏然質問。

    “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只是突然之間覺得,不想失去,還想再次擁有。”司夜爵好笑的道。

    “可有些東西不是你想擁有就能擁有的。”韓安心提醒道,“嗯,你的這些話我都知道。”

    “你是真的知道么?”韓安心蹙眉,卻意外,司夜爵已經昏昏沉沉的似乎要睡著。

    沒辦法,韓安心只好打電話給冷默然。

    冷默然趕到的時候,只覺得好笑。

    他對司夜爵的態度,很是復雜。

    說起來是一家人,但彼此之間卻沒多少親情的成分在。

    “喂,你醒一醒……”見司夜爵醉的不輕,冷默然只好背著他上車。

    好幾次,冷默然的頭腦之中甚至出現了,不如伸手將司夜爵掐死的念頭。

    但只是幾秒后,冷默然再次恢復了理智。

    冷默然搖了搖頭……

    司父已經死了……

    所以,司夜爵居然就成了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跟他流淌同樣血液的人!

    “放開我,冷默然……”哪怕意識模糊,司夜爵卻還是認出了冷默然。

    “你現在這個樣子,我想要掐死你簡直太輕易了,哥,記住了,永遠都不要在我面前暴露你的弱點,因為我會,擊垮你……”冷默然的聲音,猶如從地獄傳來,卻下一秒,司夜爵卻沒有防備的睡著。

    冷默然諷刺一笑,血緣,還真是個奇妙的東西。

    “沈姜,你現在不來的話,我就掐死司夜爵。”

    23
3d组选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