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其他 > 公主百般嬌 > 章節目錄 .73.終
    此為防盜章,72小時后正常  “對, 你有什么要求盡管提, 二哥一定幫你做到。”謝文驍擦著汗豪氣萬千的承諾道。

    “那二哥幫我把葉晗昭約出來吧。”明珠還是笑。

    “這,”謝文驍知道自己被妹妹饒了進去也沒法跟她惱, 但心里還是不情愿。“他有什么好見的, 況且太子殿下這么忙,還住在宮里......”

    謝文驍好不客氣的將責任都推到太子殿下身上, 要知道如果說是明珠有約, 太子什么時候都能閑出功夫來的。

    明珠就這么含笑看著他, 似乎在提醒他剛才豪氣萬千的承諾。

    “那, 那我怎么約太子殿下, 總給要有個由頭吧。”謝文驍掙扎道。

    “由頭啊......”明珠思考著,“最近有沒有燈會?”

    “沒有。”現在六月哪有什么燈會。

    “我記得過幾天鎮南軍凱旋,晚上會有慶祝活動吧。”

    “你還約他晚上見面?!而且大軍凱旋大哥和大嫂也要回家, 你竟然要拋棄你親愛的哥哥去跟男人約會?!”謝文驍譴責的語氣像是明珠做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大哥大嫂回來咱們一家人白天吃飯,晚上我約他不是正好嗎?大哥大嫂舟車勞頓,我也不能太不懂事晚上還纏著他們聊天吧。”明珠一臉無辜的說道。好像考慮不周的人是謝文驍, 而不是她一樣。“要不我白天約他來府里跟大哥大嫂一起吃飯?”

    “不行!”謝文驍想到葉晗昭登堂入室, 仿佛已經是鎮南王府一員的畫面就覺得呼吸不順。“我,我約他晚上。”謝文驍無力的說道。

    “好。”明珠點點頭, 體貼地說道:“那就麻煩二哥了,反正還有幾天也不用著急。”

    “嗯。”謝文驍無力的點點頭, 決定最后一天再去約葉晗昭, 萬一他在這之前有事出城了呢?!謝文驍懷抱著這點微末的希望祈禱著。

    可惜事與愿違, 鎮南軍凱旋那日,葉晗昭身著儲君的朝服站在陛下身側,一起迎接大勝歸來的鎮南軍。

    “明珠約你晚上廣聚茶樓一見,你有時間嗎?”謝文驍湊到葉晗昭身邊,聲音像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一樣問道。

    “明珠約我?!”葉晗昭有些驚訝,她已經好久沒主動接近他了,這讓葉晗昭驚喜又有幾分忐忑。

    “有沒有時間,你是不是有事?”謝文驍不耐煩的問道。

    “當然沒事,”葉晗昭果斷的答道,看到謝文驍不悅的神色一笑,“這世上在沒事情比明珠更重要了。”

    “花言巧語。”要不是忌憚著大庭廣眾襲擊儲君會被人直接斬殺,他恨不得現在抓著他的領子好好揍他一頓,讓他不敢再露出那么討人厭的笑容。

    謝文驍咬牙切齒的看著葉晗昭神清氣爽的翻身上馬跟在陛下旁邊,本就俊逸非常的長相因為難得的好心情顯得更加出眾。惹得路兩邊的大姑娘小媳婦兒的,把注意力早就從鎮南軍轉移到了當今太子身上。連當年高居上京閨秀最想嫁人選榜首的謝家大哥謝文睿,都沒能從太子那兒分過來多少注意力。

    “瞎招搖。”謝文驍憤恨的說道。然后又想起自己妹妹,沒準兒也是被他這副皮囊蒙蔽了雙眼。“男人長得好看有什么用,還是能帶兵打仗來的實在。”說完看看站在大軍最前面的統帥,自家大哥謝文睿。又想到自己也不知什么時候才有機會帶兵出征。哎......

    因為早就定好了慶功的宮宴,所以今上今天出城迎接了凱旋的鎮南軍,說了些鼓舞士氣的話,就放士兵將領們回去休息了。

    謝文睿讓妻子先回王府,自己安頓好了士兵們,也馬不停蹄的趕了回去。

    “父王、母妃、明珠、大姐!”謝文睿看到在王府門口等待自己的家人們,心中柔情滿溢。

    “父王、母妃,怎么能勞您在門口等著孩兒呢。”謝文睿翻身下馬,直接跪在父母身前行禮道。

    “一家人哪兒這么多的講究,我跟你父王又不是走不了路了,在門口站會有什么的。”福安長公主看著從邊疆回來更加成熟穩重的兒子,心中百感交集。

    “是孩兒不孝。”謝文睿低著頭,在戰場上連死都不怕的漢子,如今卻有些流淚的沖動。

    “你為國效力,為謝家添光,哪兒是不孝了?!照你這么說的話,早早就在家養老的你父王我,豈不是更加愧對祖先?”鎮南王話一出口引得周圍兒女們一陣輕笑。

    “都這么大年紀了,還亂說話。”福安長公主嗔了丈夫一眼,伸手扶起兒子。“快起來吧。”

    “謝母妃了。”謝文睿起身,看向了一旁的妹妹。“明珠可好?”謝文睿柔聲問道。

    “回大哥,我好著呢。”明珠看到許久未見得大哥也是心中歡喜,言笑晏晏的答道。

    “大哥啊,我可不大好。”謝文驍在一旁插話道。

    “你怎么不好了?”謝文睿不怎么上心的問道。

    謝文驍撇撇嘴,“剛才大哥你連大姐都喊了,你跟大姐一直都在邊疆才幾天沒見啊。唯獨就忘了你的寶貝弟弟了,我怎么能好?”

    “寶貝弟弟?”謝文睿挑了挑眉,“誰,從沒聽過。”

    眾人聽到他的話一陣笑,連什么都不懂的軒兒都拍著掌握在謝明珍懷里笑著。

    福安長公主看著眼前一家和樂的樣子,握住身邊丈夫寬厚的手掌,兩人相視一笑。

    葉晗昭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開了頭,剛剛不過是看到了明珠掩在裙擺下的鞋尖,他竟然已經想象出了握著她纖細腳腕時的樣子,一時間像是到了曾經夢到過香艷場景。

    “咳。那要不要我背你逛?”葉晗昭輕咳一聲問道。

    “休想。”謝明珠撇了他一眼毫不猶豫的說道,“天下哪有這么好的美事。”

    “那我送公主回府可好?”葉晗昭又問道。

    “嗯,讓馬車等在門口吧。”明珠不緊不慢的說道。

    “小的領命。”

    明珠讓姜掌柜把她選好的首飾送回府里,自己則抱著買給大外甥的禮物。用明珠的話來說這是心意,當然要親自拿著。可惜明珠這份心意太重了一點,她氣喘吁吁的搬到了門口,就只能讓葉晗昭接了過去。

    “怎么這么重?!”匣子的重量讓葉晗昭也吃了一驚。他先把匣子放進了車廂,又把明珠也扶了上去。

    馬車里,明珠捏著自己酸痛的手腕,葉晗昭打開匣子發現里面是一塊實實著著的金磚。

    “你不是說送金鐲子的嗎?”葉晗昭驚訝的問道。

    “我想你說的也對,男孩子不一定喜歡戴金鐲子,送金磚就沒這些顧慮了,以后他喜歡什么自己做就是了。”

    葉晗昭無語的看著明珠這份沉甸甸晃人眼的心意,默默的合上了蓋子。

    馬車晃晃悠悠倒了鎮南王府門口,明珠撩開簾子看見一群小廝正從不遠處另一輛馬車上卸著東西。

    “姐姐。”明珠眼尖的看到那邊梳著婦人發髻的夫人正是自己的姐姐謝明珍。也不等葉晗昭扶她,直接跳下馬車跑了過去,徒留葉晗昭在身后喊著讓她跑慢些。兩姐妹抱在一起,明珠想起與姐姐一別八年,一時眼眶發熱。

    謝明珍八年前出嫁后兩人就沒再見過。當年謝明珍下嫁給了鎮南王麾下的武將,婚后一直跟著夫婿戍守邊疆。上京人都偷偷議論,說福安長公主看著和善,卻將繼女嫁給一個七品小官,也是個心狠的。等到大哥娶妻時,娶的是父王軍師的女兒,上京人又都說福安長公主真心為兒子幸福著想,只看人品不論身份。這些年姐夫憑著戰功一步步晉升,如今官居三品,上京人又都開始說福安長公主慧眼識英雄,看中的女婿也是青年才俊。總之好的壞的都在人們一張嘴里,怎么說怎么有理。

    “看看我們明珠,真是越長越漂亮了,姐姐剛才都不敢認了。”謝明珍看著紅著眼的明珠欣慰的說道。

    明珠正要跟姐姐撒嬌,突然感覺有人在拽自己的裙子,低頭一看是個白白嫩嫩的小包子正拽著她的裙擺來回晃。看到明珠看過來小包子歪著頭眨巴著大眼睛,樣子別提多討人喜歡了。

    “你是仙女姨姨嗎?”小包子奶聲奶氣的問道。

    “哎呀,這就是軒兒吧,都這么大了。”明珠彎下腰想要抱起小外甥梁紹軒。可是五歲的小孩子肉肉嘟嘟的,份量一點都不小,明珠一下竟然沒抱起來。一旁的奶娘見狀趕緊從身后托著軒兒讓明珠虛抱著。
3d组选计算器